舟曲旅游:胡印斌:还有多少“会议纪念表”在玩潜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星娱乐 时间:2019/11/19 07:34:01

日前,云南富宁县政府网贴出的一则采购公告引来围观。内容是上海牌机械表978只,包装盒上分别刻有“富宁县十五届人大五次会议纪念”、“富宁县政协八届五次会议纪念”字样。富宁县政府采购中心工作人员称,采购预算为60万元左右,“该采购经费早就列入了政府财政预算,属于一类会议经费支出,并不属于‘三公消费’”。采购人员还称,“两会”给代表发纪念品“很正常”,每年都是这样操作的。(12月1日《南方日报》)

花费60万,为参会人员购置纪念品,还说是“一类会议经费支出”,不属于“三公消费”,不免荒谬。显然,手表并不属于开会必需品,和开会所用的水、文具等有本质区别,以开会的名义发表,摆明了是在变相发福利。

这种明知故犯的错误分类,反映出的正是一些地方公开“三公”经费的口径相对较窄,财政预算基本上也是粗线条的,具体支出科目的设置,往往存在太大的变通空间。很多明明应该列入“三公消费”的财政支出,分散在不同的科目中,外人难以辨识。富宁县采购“上海表”的所谓“一类会议经费支出”,想必就属于这样的情形——既规避了“三公”消费的嫌疑,又能放手花钱、大发福利。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财政部长谢旭人曾明确表示,要进一步严控一般性支出,严格实行会议经费、接待经费、差旅费、公车购置及使用费等四项支出零增长政策。就在11月30日,财政部副部长廖晓军在全国财政预算执行工作会议上也强调,要严控一般性支出,财政支出“重点向保障和改善民生等领域倾斜”。禁令之下,富宁县却以“一类会议支出”的名目,大肆派发“上海表”,其“严控”在何处?“倾斜民生”又在哪里?

在含混不清的“一类会议经费支出”面前,公共财政变成了“唐僧肉”,可以被一些部门随意开列名目且逃避监督;而国家控制行政经费增长、降低行政成本的目标,也将遥遥无期。当此之时,应尽快细化预算管理,推动各级政府部门预算往“项”、“目”级别公开,以严格的制度确保公共财政不被滥支、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