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天气预报一周15天:谁成就了中国特色的房地产富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星娱乐 时间:2019/11/12 07:02:23
纵观世界,没有任何国家在房地产业成就了如此众多的富豪!是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用血汗乃至穷其一生的代价,来成就了一批又一批房地产富豪。今天如果再讨论房地产是不是暴利行业,显然很荒谬!如果没有暴利,中国大大小小的企业为何都跻身其中?如果没有暴利,《福布斯》排行榜,胡润排行榜,抑或是《新财富》排行榜,怎么可能出现一多半房地产开发商的名单?中国房地产业是一个畸形的产业,从香港移植了伤天害理的开发模式,牺牲了全民的基本福祉,成就了一批又一批有中国特色的房地产富豪,更是喂养了背后大大小小的贪官!
  
以《新财富》2008年推出的第六期“新财富500富人榜”为例。2008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榜富人的财富总额达到26027亿元,比2007年的12800.2亿元大增103.33%,他们的人均财富也由上年的25.6亿元提高到52.1亿元。

种种排行榜显示,房地产开发商几乎包揽了中国所有排行榜的前几十位,富人榜一直以来都是行业经济的阴晴表,上榜代表其从事行业的发展现状。然而种种公开的排行榜,仅仅只是一种表象,许多深藏不露的隐性房地产富豪保护得很好,外界几乎无法知晓。

在房价疯涨的大背景下,通过房地产开发,获利数亿几十亿上百亿的富豪绝不是少数。如今在一线城市,一个看上去也许很不显眼的楼盘,挣几个亿是家常便饭。房地产界流传着这样一个规则,投资一个房地产项目,如果没有100%的回报,那无疑是一个失败的投资。

在中国,房地产被公认为是造就富人最多的暴利行业,也是引发民众愤怒最多、损害国家利益和全民利益最多的行业。在房地产这个庞大的生物链中,喂养着不同的寄生虫,权力参与批租土地,银行提供大规模贷款,不同的利益集团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获得各自丰厚的暴利。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海南寰岛公司获得海口市海甸岛几千亩土地的整体开发权,每亩的代价不过万元,1993年,这块闲置的地皮最高被炒到了每亩200多万元。对于这种情况,国外一般采取征收受益税或土地增值税、财产税等法规来抑制其获取暴利,而中国的土地增值税并没有真正开征,炒地炒房获得的暴利,通过不同的渠道流入了企业或个人的口袋。
   
沈阳的富豪刘涌为了得到一块商业用地,专门请当时的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吃饭,临走时,顺手给马向东秘书扔下一包钱,马向东作为回报,将价值3.5亿元的沈阳市中街商业区一块2.4万平方米的用地,以行政划拨的方式无偿划给了刘涌。单是这块土地,刘涌一夜之间就增加了3.5亿元的财富。
   
海南万通1993年进军北京时,手中的资金不过百万,万通在二环边挖掘了一个商业楼盘项目,于是发起定向募资,在海南筹集了上亿的资金,万通新世界商城项目的意外成功,奠定了冯仑、潘石屹、易小迪等人在中国房地产业界的显赫地位。而当初那些持有万通股票的股民,却没有品尝到万通的甜蜜!
   
潘石屹、易小迪等万通创业元老离开冯仑时,几乎都是白手起家,短短几年时间,他们仅靠一两个房地产项目运作之后,就轻轻松松跻身中国的亿万富豪行列。
   
2000年曾伟从深圳来北京时,身背着巨额债务,朝阳公园对面的一块风水宝地救了他,金灿灿的棕榈泉国际公寓,宛如一座座金山,使曾伟转瞬间成为房地产界又一颗灿烂的星星!

包工头出身梁希森幼年以讨饭为生,早年做过铁匠,并在面粉厂、装修队做过工人。1999年,梁希森以最大债权人的身份,拍得了陷入绝境的北京最大别墅工程玫瑰园,仅此一个项目,净赚了十多亿,使他在地产界迅速崛起。

地产界的风云人物王石,80年代初期就到深圳发展,在涉足房地产之前,捣腾过玉米、电器、服装、手表、手饰等等。用王石的话来说“除了黄赌毒、军火不做之外,基本都涉及到了。”真正赚到暴利,是搞房地产开发之后。

同样包工头出身的合生创展老板朱孟依,90年代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了当时尚属偏僻区域的广州天河大批农田,此后土地资产即以十倍数十倍的涨幅增长,令他积累了巨额的原始财富,奠定了他进军房地产的基础。刚刚公布的最新年报显示,合生创展去年在北京销售的楼盘,平均涨幅比2007年增长了77%!

类似的富豪还有广东碧桂园的老板杨国强、富力集团的老板张力,开始涉足房地产时,都是低价从政府手中拿到了极其便宜的土地,从而完成了最原始的第一桶金。

曾经红红火火的圈地运动,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也许可称之为世界性的历史事件。当初圈地运动的目的,都是以发展经济为理由,最终成为敛财获取暴利的途径。当大多数人没有认识到土地潜藏的升值价值时,圈地可能还是为了发展经济,或者官员政绩工程的需要,然而当政府(准确的说是特权阶层)发现土地的巨大价值后,圈地运动就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游戏。圈地的目的就是直接掠夺财富或间接转移财富。
   
90年代以来,房地产开发商迎来了无限美好的黄金时光。一轮又一轮的开发热潮席卷全国,房地产商疯狂圈地、拼命上项目、极力炒概念、火热卖房子,成为中国各地繁荣经济的一大主题。当一个城市的主要财富是以土地、房产来支撑时,民众的购房成本便无限扩大。住宅本来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制造起来很快很容易,成本也很便宜!但是住房消费几乎透支了全民的所有积蓄和毕生的血汗。购买住房使得大部分人成为房地产开发商和银行的“苦行僧”,他们一辈子,甚至下辈子的钱,都被高房价给吞噬了。尽管中国的住房是由世界上几乎最便宜的劳动力建造,使用的也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建筑材料。但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却已接近和超过了欧美主要国家。

正是因为民众在呼悠声中无奈又无助地追捧高房价,特别是政府制定的一系列偏袒房地产开发商的政策,加之银行提供的巨额资金后盾,成就了一批又一批具有中国特色的房地产富豪!与此同时,也喂养了背后大大小小的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