岷县历史天气气候湿度: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星娱乐 时间:2019/11/13 00:46:14
',1)">
这里是福建省海拔最高的县城——周宁县,由于地处山区交通不便,人们都想方设法离开这里。然而,2001年,有位叫周绍迁的商人,在事业巅峰期,丢下北京72家连锁店,从首都来到周宁,当地人都觉得很蹊跷。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村民王彩霞:“我们就是觉得这么有钱的人,怎么跑我们这边做,我们很对人都到上海,到处去闯,他怎么会到这边。”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七步镇登科地村村民郑承松:“有人打听,有人说是他的公司从北京搬到这里,有人说是到这里来骗钱,我们都搞不清楚。”
周绍迁在这个交通闭塞的高山小县买下60亩土地,建起了一家工厂。可是,没过多久,人们就发现工厂的行为十分可疑,那里不但终日大门紧闭,见不到任何生产,而且,一到夜晚工厂里就会流出一种黑乎乎的液体。这样的状况给老百姓造成了恐慌,甚至引起了当地公安部门的注意。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周宁公安局七步派出所所长詹陈林:“这边是属于我们的辖区的片区,我们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整个厂静悄悄的,然后也没见怎么生产,所有厂都关了停机,然后里面在做什么不知道。我们进去登记暂住人口,发现里面生产的东西都倒在下水道里,黑黑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们当时非常怀疑,因为我们不是也经常在电视上不是看到有生产一些违禁品的,甚至一些毒品的这些东西。”
各种反常举动让周绍迁的工厂在当地人眼里显得越发神秘。而这样的特殊状况一直持续了七年之久,周绍迁因此花光了所有积蓄,还四处拆借资金,陆续投入一亿多元,却一直没有回报。直到2007年底,周绍迁终于在这个神秘的工厂里用一种废弃物生产出了一种特殊的产品,2010年销售额近三亿元。那么,周绍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到底发现了什么被人忽视的财富商机呢?
周绍迁今年41岁,福建宁德人,1992年大学毕业后,只身一人带着几千块钱到北京闯荡,做起了茶叶生意。大学时,周绍迁学习的经营管理专业,善于借助媒体力量做宣传,几年打拼下来,生意像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成为了闽东地区最大的茶叶经销商。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福建省宁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钟雷兴:“当时在二十年前我们这里茶的附加值是比较低的,一斤就是十来块,他通过加工包装,价值就提高了,甚至好几百块钱一斤。”
周绍迁:“那时候很多业界的人都评价我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了,到年底净利润可以达到五六百万元。这是在95年的时候。”
2000年,年仅29岁的周绍迁,已经在北京拥有72家品牌连锁店,处在事业的巅峰期,亲戚朋友十分羡慕他的才华和财富。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场饭局,改变了周绍迁的人生轨迹。
2001年,周绍迁做出一件让人看不懂的事情,他把北京的事业丢给弟弟打理,带着2000万,来到了这个福建省海拔最高的县城——周宁。
到周宁县不久,周绍迁宣布要收购一种被当地人视为废弃物的东西,此举顿时打破了小县城的宁静。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泗桥村民郑新怀:“怎么把这个东西买来?人家都是没用、扔掉的东西。”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城关镇石马兰村村民熊希仁:“我们觉得这个老板很奇怪,没有人要的东西,他怎么都收来,不知道干什么。”
原本随意丢弃的东西,周绍迁却要花钱收购。有人不相信,也有人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带着那种被视为废弃物的东西找上了门,周绍迁还真就不含糊,当场付钱。这样的好事对于当地农民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七步镇登科地村村民郑承松:“我们剪来就有钱拿了,一斤高的时候有8角到一元钱,群众去剪,多的时候一天可以剪四五百斤。”
宁德市现在有八十多万亩的茶园,产量居全国产茶地之首。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这就是茶树,但并不是所有茶树的叶子都可以制作成茶叶,一般采茶只采芽尖,剩下的叶子被当地人称为“粗老叶”。
周绍迁:“这么一个茶叶,摘下来,真正市面上能当茗茶卖的就是这么一个尖和一个叶,一般是一个芽一个叶,这个粗老叶怎么办呢,一直以来就是没人要。”
茶农:“老叶没用,我们都用剪刀剪掉,没用了。”
为了让茶树长势好,茶农会对茶树进行修剪,而这些减下来的粗老叶,因为无法利用就丢在地上没人要了。
周绍迁收购的就是这种没人要的“粗老叶”,几天功夫就收了近十吨。村民们弄不明白,难道周绍迁真的能把8毛钱一斤收来的粗老叶卖出去吗?结果,那年收上来的“粗老叶”把周绍迁难住了。
原来,新鲜的茶树叶需要经过晾晒、烘烤等多道工序才能制作成茶叶,周绍迁找了很多茶厂,没人答应加工“粗老叶”,有的甚至怀疑周绍迁诈骗。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茶叶加工厂负责人刘雷发:“找我们,我们都不肯做,因为这个是没人要的,我们都不敢做。”
茶叶加工厂负责人林挺安:“我们以为他是大老板,有钱,跟神经病一样,又说他会不会是在诈骗,七七八八很多说法。”
这个人的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他名叫翁其桥,在当地经营茶厂已有二十多年,周绍迁在北京做茶叶生意时,两人有多过年的合作。当时,翁其桥碍于交情,勉强答应加工“粗老叶”。
这就是用“粗老叶”加工出来的茶叶,被人们称为“粗老茶”。
这种是市场上常见的茶叶。
茶叶加工厂负责人翁其桥:“谁买这两种茶叶,你买你要哪种,绝对要这种,不管谁买都要这种,这种我拿到市场一斤卖几百元都可以,这个刚开始的时候没人要。”
翁其桥对周绍迁很佩服,深知他做茶叶生意有一套。可是,粗老茶卖相难看,根本就没人要,周绍迁到底如何赚钱,翁其桥的心里很纳闷。
茶叶加工厂负责人翁其桥:“我感觉这个东西做这么多,拿到北京能不能销得动?怎么北京人喝这种?好的怎么不喝?嫩叶怎么不喝?嫩叶做出来好看。”
周绍迁并没有像人们想的那样把粗老茶拿到市场销售,而是统统拉回了工厂。有人猜测,周绍迁的厂里有点石成金的办法,能把没人要的粗老茶卖出好价格。可是,一段时间过后,人们发现周绍迁工厂里的行为有些反常。
周宁公安局七步派出所所长:“看到整个厂静悄悄的,然后也没见怎么生产,所有厂都关了停机,然后里面在做什么不知道。”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村民:“有人说没有生产,厂就建在我们村上面,有人说好像没什么生产,也有人说有东西拉出来,但到底拉到哪里去了也不清楚。”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大家发现周绍迁的工厂一直处于停产状态,厂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一个是当地人。
不久之后,住在厂附近的人们发现,尽管周绍迁的工厂看起来像停产的样子,可一到夜里,工厂里就会流出一种颜色很黑、黏糊糊的液体。事情一传开,顿时在当地造成了恐慌。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村民王彩霞:“倒出来非常黑,而且水冲上去还是黑黑的一片,冲不掉。”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城关镇石马兰村熊希仁:“他真正在做什么东西,我们也都不太清楚,我们都在议论,会不会污染,对我们到底有没有影响,大家都想去报警。”
周绍迁丢下北京的生意,跑到周宁县花钱收购没人要的粗老叶,接着工厂又出现了一连串的古怪事件,当地人开始对周绍迁的举动产生了怀疑,很多人猜测起周绍迁到周宁来的动机,公安部门也展开了调查。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福建省宁德市周宁县村民王彩霞:“机器放在那边没有生产,这边收人家不好的茶,总是觉得他是为了圈地,或者是说贷款套钱。”
周宁公安局七步派出所所长詹陈林:“因为我们不是也经常在电视上不是看到有生产一些违禁品的,甚至一些毒品的这些东西,当时很担心,毕竟当时那里是我管辖的片区,当时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是有责任的。”
周绍迁丢下北京72家连锁店是因为2001年的一场饭局。这个人名叫钟雷兴,当时是宁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就是他在饭桌上的一句话,将周绍迁带到了事业的转角。
福建省宁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钟雷兴:“我们宁德市茶叶的主产区,茶的附加值比较低,特别是一茬二茬三茬摘完之后,粗老叶就没有人要了,就不值钱了。”
周绍迁:“在北京,企业经营到这个时候,想再发展上去也有一定的难度,再怎么做它也是一个手工产品,没有办法工业化。”
那时,周绍迁的茶叶生意遇到了发展瓶颈,当得知宁德废弃的粗老叶是茶叶总产量的两倍多,周绍迁被触动了,他试图寻找开发利用粗老叶的办法。
周绍迁:“那时候就想,能不能走茶叶深加工的路子,那时候深加工几乎很少,也没有太多人能告诉我深加工怎么做。”
我国当时在茶叶深加工领域开发较少,经过仔细研究,周绍迁扬言要尝试生产一种国内没有的特殊产品,如果成功,他认为可以消化掉闽东地区所有的粗老叶。为了这种特殊的产品,周绍迁在考察了宁德所有区县后,选择在周宁县这个地处山区、交通最闭塞的地方办厂。
周绍迁:“这里就是海拔高,空气好,没污染,一年四季云雾缭绕,生产出来的茶叶滋味就比较浓。”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周绍迁看中了周宁县茶叶的优良品质,但是他要生产的那种特殊产品,即使是我国茶产业的最高研究机构也没有成熟的生产技术,很多专家都劝周绍迁不要铤而走险。
全国茶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翁昆:“我们茶研究院主要就是检疫的茶叶加工,这块的专业技术我们也比较缺,我比较缺,我更没有底,所以碰到他基本上都是泼冷水。”
福建省宁德市科技局原局长魏观谋:“这个风险太大了,好端端的,好不容易通过自己创业攒下了资本,不顾后果地去投入,我们为他捏了一把汗。”
周绍迁认为,别人不敢干的项目将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商机,就算产品研发失败了,他还可以回北京继续自己的茶叶生意。
没有了后顾之忧,2001年,周绍迁一次性把带来的2000万元全部投入到基础设施、生产设备、产品研发上,可是,生产出来的产品总是不成功。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员工王洋:“最糟糕的是,我们一天生产6吨就坏6吨,没有一点剩余好的东西,哭天无泪。”
员工胡兆祥:“哪敢白天去倒,都是晚上偷偷的,不让人家看到,看到让人家笑话,你们一帮人在这里做出来的产品又倒掉,让人笑话。”
当时,外界并不知道周绍迁的工厂生产不出合格产品,所以周围的人才觉得工厂行为反常。而那些造成恐慌的黑色液体,其实就是变质的产品,主要成分为茶叶,并不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危害。
周绍迁聘请专业院校的师生做产品研发,到2003年底,整整两年过去了,实验依旧没有成功。这样的摸索等待早在周绍迁的预期之内,他依旧盼望着。可是,厂里的员工有些沉不住气了。
员工:“产品生产不出来,资金周转困难,有的时候员工的工资不会按时发放,有时要推迟两三个月,员工心里肯定很多怨言。”
2004年春节里发生了一件事,刺中了员工早已很敏感的神经,工厂出现了让周绍迁意想不到的状况。
员工孙康:“过年有人在这里值班,又没有发下来一年的工资,那人就抱着一箱方便面过了十几天,大家回来了听到了这个消息,就更觉得没有希望了,陆陆续续走了一批人。”
2004年春节的这件事像是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周绍迁工厂里员工像走马灯一样换了一批又一批,陷入了恶性循环。
全国茶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翁昆:“我每次去,他都在招人,招人以后干了一两年,甚至到我这里来交流,干了一两年又跑了,那个地方留不住人。”
员工:“我来这么多年,说句不好听的,老员工只剩下3个,剩下的都走了,一批一批走,都认为不行了,还在这里干啥,不可能在这里等死。”
员工的不断离开让周绍迁的产品研发变得更加艰难。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周绍迁:“员工的走,我们没法持续性,以前做的实验结果就没法很好地延续下来,难免会丢失很多材料,导致我们又要重新来过。”
2007年底,周绍迁到周宁的第七个年头,产品研发就像一个无底洞,每年都从北京的公司拆借近千万资金,此时已经陆续投入了一亿多元,却一直不见回报。随着北京茶叶市场的发展,如果那种特殊的产品还是研发不出来,周绍迁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现实。
周绍迁:“每年给我调动过来,势必影响它的发展,规模就上不去了,毕竟每个产品都是有竞争,没有扩大规模,北京公司肯定面临淘汰的风险。”
2008年,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周绍迁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这些瓶子里的液体就是用废弃的粗老叶提取加工而成的茶浓缩汁,像这样一杯清水,加入一定量的浓缩汁,就成为一杯我们平时喝的茶水。
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宋全厚:“工业化生产的品质更稳定,不像咱们自己冲茶温度高一点,水多点少点不定量,工业化加工更稳定。”

[致富经]工厂夜排黑水的真相
从2000年开始,茶饮料逐渐在我国出现,并且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周绍迁生产的这种茶浓缩汁一推向市场,首先瞄准饮料产品企业。
饮料企业负责人:“比较方便,如果我们自己加工,产量难提高,自己熬制,还有投入设备,投入太大,直接从他那里拿货,产量提高,品质稳定。”
如今,周绍迁可以消化掉闽东地区所有的粗老叶,我国80%左右的茶饮料企业都在采用他的产品做为原料,2010年,企业销售额近三亿元。
全国茶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翁昆:“农民茶叶卖不掉,几乎就不挣钱,有人能够把多余的资源开发成浓缩汁、茶饮料,对人们的身体有好处,对农民收益也有非常大的好处。”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