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牒和通牒是什么意思:小猪唏哩呼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星娱乐 时间:2020/05/25 19:21:01

小猪唏哩呼噜  作者:孙幼军

 一、唏哩呼噜是谁

 要讲唏哩呼噜,就得先讲唏哩呼噜的爸爸和妈妈。

唏哩呼噜的爸爸是一头猪。他娶的太太嘛,真巧,也是一头猪。有一天,这位猪太太给猪先生生了一大窝孩子。猪先生快活极了,他说:“哈,这回我就是爸爸啦!”

他站在一旁数:“一、二、三、五、六……”

猪妈妈说:“错啦,‘三’完了是‘四’!”

猪爸爸又从头儿数:“一、二、三、四、五、六、八……”

猪妈妈说:“又错啦,‘六’完了是‘七’!”

猪爸爸就第三次从头儿数。他一直数了18次才数清楚。猪爸爸出了一口长气,擦擦脑门子上的汗说:“你真了不起,一下子就生出12个!我也了不起,我是12个孩子的爸爸!”忽然,他一拍脑袋说:“我忘了数几个男孩子、几个女孩子啦!”

他又数:“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哎哟,怎么这么多女孩子!”

一直数到第12个,猪先生才高兴地大叫一声:“哇,男孩子!”

他把那只猪崽子高高举过头顶,大喊大叫:“这是我的好宝贝!是我的好宝贝!”

猪先生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他这么欢喜,只因为12个里头,才这么一个。

他的这个“好宝贝”,就是唏哩呼噜。

不过,那时候这个小东西还不叫“唏哩呼噜”,而是叫“小十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爸爸妈妈给你取个名儿,费多大力气啊,可猪爸爸要一下子想出12个名字来!他一边查字典,一边跟猪妈妈商量,忙到天黑点灯了,才想出来两个。猪爸爸说:“哎哟,累死啦,我光想睡觉……明天再说吧!”

猪妈妈心疼地说:“瞧你那一头汗,快歇歇吧!动脑筋最累人,我看明天也不用想了。孩子干脆叫‘老大’、‘小二’、‘小三’、‘小四’……又分出了谁是谁,又好记!”

猪爸爸很感动。他说:你真是世界上最体贴人、最聪明的妻子!这事就这么办吧!”

本来一切已经决定下来,偏偏小姐多嘴。事情是这样的:

一天晚上猪先生全家共进晚餐,小姐恰好从窗外经过。她惊奇地停住脚步,从窗口探进头来说:“哇,你们吃东西好响!一家子开饭,全村人都听得见!”

猪家吃饭也各自有一把勺子。只是吃得开心时,大家都把勺子丢下,把嘴巴伸进各自的大碗里,“呱叽呱叽”、“呼噜呼噜”一片响,吃得碗里直冒泡儿。小姐这么一说,两个大人、十一个女孩子都觉得不好意思,一齐停下来。只有小十二,还当是小姐夸奖他们呢,吃得更起劲儿了。小姐捂住嘴巴笑他:“唏哩呼噜、唏哩呼噜,好香,好香!”说完,她嘻嘻哈哈地跑了。

猪妈妈很不高兴,嘟囔说:“一个姑娘家,贫嘴多舌,一点儿礼貌都不懂!她有什么好?脖子又细又长,还长着那么大的一条尾巴,跟把大扫帚似的,丑死啦!”

猪爸爸却说:“其实‘唏哩呼噜’满好的嘛,一听,就觉得饭也香、莱也香,浑身都舒服!唏哩呼噜、唏哩呼噜,哈,棒极了,咱们的小十二,干脆就叫‘唏哩呼噜’吧!”

猪妈妈立刻同意了。

好,现在你们都知道“唏哩呼噜”是谁了。

二、大狼叼走了唏哩呼噜

一天夜里,野外的大狼溜进镇来。

他虽然带着心爱的猎枪,还是蹑手蹑脚,十分小心。

他先悄悄地去推山羊先生的门,门上着闩。他又去推鸭太太的门,鸭太太的门不但紧紧关着,外面还加了一道铁栅栏。狼先生摸到冰凉的铁条上,不由生气地想:“哼,就像他们的肉特别香似的!一股子骚气,请我吃我还不吃呢!”

大狼先生来到第三家。这一家的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大狼侧着耳朵听听,里边房间传出一片打呼噜的声音。大狼往里走,不想刚一迈进腿去,就绊到一件又大又软的东西上,摔了个倒栽葱。他的嘴巴狠狠戳在地上,连枪都差点儿撒手扔出去。

大狼先生摸摸鼻子,觉得很疼。可是他爬起来仔细看看,立刻又高兴了:“原来不是什么埋伏,是一头大猪!这家伙可真肥呀!”

那是躺在地上的猪爸爸。他晚上去关大门,一边摆动两片大耳朵慢腾腾地走,一边自言自语:“我得把门锁好,不然大狼来了可不得了!虽说我有12个娃娃,丢一个也心疼死。唉,今天我太忙,太费脑筋,总共才睡了18个钟头,困死啦……”。

他唠唠叨叨,往门那儿走。可是刚走到门旁,就一头倒在地上,呼呼地睡着了。他睡眠一向很好,从来用不着吃“安定”什么的。尽管他被大狼撞了一下子,不过翻了个身,又打起呼噜来。

大狼放心大胆地叼住猪先生的脖梗子,往门外拖。可是他拖了几次,猪先生纹丝不动。

大狼先生很泄气,接下来又对自己说:“就算拖回去,一顿也吃不了。我家又没电冰箱,一放就不新鲜啦!”

他走进里屋去拖猪太太,还是拖不动。他劝自己说:“这位太太的皮一拖老长,跟橡胶似的。我那三个孩子,牙还没长齐,嚼得烂吗?吃下去准得消化不良!”

大狼先生决定不贪心,只拖走个小的。他从12个猪崽子里挑选个最肥的,叼住脖子,从敞开的大门跑出去。

这个最肥的小东西,正是唏哩呼噜。

三、不是打秋千?

小猪唏哩呼噜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打秋千。忽悠,忽悠,真好玩儿,就是脖梗子有些痒,像是有几只虫子在上面爬。他拨愣拨愣脑袋,想把虫子甩掉,谁知虫子反而死死叮住他,很疼。他只好睁开眼睛看,一看,天亮了,可是他不在床上,而是在荒郊野外。绿色的草地正从他身底下飞快地掠过去。

有点儿像打秋千,可是不太像做梦!”小猪嘟哝说,“这事情真怪!”

小猪想看看自己是挂在什么地方,偏偏脖子扭不过去。还好,太阳很快露出半边红脸来,在地面上映出一条细长的影子。他看出,原来自己被一个大家伙叼着,那大家伙正在飞跑。他问那个大家伙:

请问,您是谁呀?”

杭!”那大家伙回答说。

杭先生,早上好!我叫唏哩呼噜!”

那个大家伙把他放下,喘着气说:

是‘狼’,不是‘杭’!随便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不喜欢别人叫错我!”

小猪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狼先生,我没听清楚……您把我带到这地方干什么呀?我妈妈要骂的。她不许我离开家门口太远。”

大狼不生气了。他说:“你放心。这回,我保证你妈妈骂不成你了。”

小猪说:“呀,你可不知道!别瞧我妈挺和气的,要是我太淘气,惹她发了火儿,她就用大耳朵扇我耳光,用小尾巴抽我,谁劝也没用!”

大狼说:“你躲进我孩子的肚子里,你妈就抽不着你了!”

小猪觉得很惊讶:“你孩子的肚子有那么大?”

大狼说:“一个当然没那么大,可是把你分着装进我三个孩子的肚子里,就差不多了。再说,我也正饿得要命!”

小猪吓了一大跳:“把我吃下去呀?”

大狼说:“噢,你当是我把你拖这么远,是没事干,闲的呀?”

小猪害怕极了:“那天我跟八姐闹着玩儿,她急了,咬我一口,好疼好疼!你们一口一口地吃我,难过死了!”

大狼说:“我可以照顾你一下,”他拍拍手里的枪,“我先用这东西照着你‘砰’一下子,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咬都不会疼。这样对付你这么个小东西,当然也不太好。可是我的三个娃娃有好几天没东西吃了,总不能让他们都饿死吧?”

这倒也是。妈妈开饭晚一个钟头,他的肚子就会“咕咕”叫,好难过。好几天没东西吃怎么得了?小猪觉得那三个娃娃很可怜。他说:“那就赶快让我妈妈给他们煮粥。我妈妈熬的白薯粥,又香又甜!”

大狼先生心想:这是只傻小猪!要是我们狼也吃什么“白薯粥”,我可就用不着跑这么远的路了!

他不想再跟这小东西浪费时间,点点头说:“你的心眼儿很好。可是再回去,等你妈妈煮好粥送到我家,我的娃娃就饿死了!”

小猪唏哩呼噜叹了一口气说:“要是那样,就让他们吃了我吧。死一个总比死三个好些。”

他这么一说,大狼先生反倒有些不自在了。他干咳了两声,生气地说:“讨厌!你成心让我觉得别扭,是不是?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你应该大吵大闹,大哭大叫:‘我不让你们吃嘛!我不让你们吃嘛!’再不然,你撒腿就跑……”

小猪说:“才不白费那劲儿。你跑得好快,我根本就逃不掉。”

大狼先生说:“算啦算啦,才没有闲功夫跟你说废话!”

他叼住唏哩呼噜的脖梗子,又跑起来。唏哩呼噜心想:

我早该知道这不是打秋千。打秋千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

 四、小猪吓跑了大狼

大狼越跑越慢了,鼻子还“呼哧呼哧”地直冒大气。小猪说:“看你满身都是汗,累死啦,让我自己走吧!”

大狼先生放下他,喘着气说:“好吧。我真饿得一点儿力气都没了,要不然,拖你这么一个小东西算得了什么?我拖过一个比我还大的小牛犊子,一路飞跑,信不信由你!”

小猪跟着大狼走。一想到要吃他,唏哩呼噜心里总是害怕,他担心地问:“你敢保证,用你那个木头棍子‘砰’一下子,咬的时候就不疼了?”

大狼先生笑起来:“傻瓜蛋,这可不是什么‘木头棍子’,这是枪!有一天,一个打猎的家伙躲在树后头用这个东西瞄准我。我一看他离我好近,反正我也逃不掉了,就朝他猛一扑。

那个家伙摔倒了,把这玩意儿也扔了。他爬起来就跑,这么着,这件宝贝就归我啦!这里头还装着好几颗子弹呢。我一扣扳机--你瞧,就是这个铁钩钩儿,子弹就‘砰’一下子射出去。你还来不及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小猪仔细看,那东西确实不像木棍子。小猪指着一个亮晶晶的圆筒筒儿,问大狼先生:“你说的那个死蛋,就是从这里打出去的呀?”

大狼先生说:“不是‘死蛋’,是‘子弹’。也不是从这里打出去的,是从这根长铁管子里打出去。这个漂亮的圆筒筒儿是瞄准镜。放枪的时候,往这里头瞧,一瞧,东西就近了,打得可准啦!好比我要打一只乌鸦,我就让圆筒筒儿里头的黑十字对准乌鸦的脑壳。我一扣扳机,‘砰’一声响,子弹准打在乌鸦的脑壳上!”

小猪朝四周看看,幸好没有什么乌鸦。大狼问:“我说稀里糊涂,你找什么呢?”

小猪说:“错啦,不是‘稀里糊涂’,我叫唏哩呼噜,因为我吃东西很响--‘唏哩呼噜、唏哩呼噜’!

大狼说:“那就‘唏哩呼噜’好了--喂,唏哩呼噜,你是不是想找一只乌鸦试试?”

小猪连忙说:“谢谢你,我不要试!你的这件东西,一点儿都不好玩!”

大狼先生最怕人家说他的宝贝不好。他不服气地说:“你又没试,怎么知道不好玩?”

他举起枪,瞄着前面的灌木丛说:“你瞧,要是没有瞄准镜,你光看见一片绿。可是往瞄准镜里看,你就能看见一个一个的大叶片,对啦,还有一颗红色的大草莓!我要是现在开枪,准能把它打飞!”

小猪往灌木丛那边看,什么红色的东西都没有。他说:“那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草莓!’”

大狼先生得意地说:“看不见吧?你过来!”

他把枪放到小猪手里:“好!现在你再往那个圆筒筒儿里看!”

唏哩呼噜端着枪,使劲看。圆筒筒儿里只有几片很大的叶子。

大狼先生着急地说:“笨蛋,方向不对!--我指给你看!”

他跑到灌木丛前面,找到那棵红草莓,指着说:“你往这儿瞧!”

小猪移动枪口,仍旧没找到草莓,可是他高兴地叫着说:

哈,大狼先生,我瞧见您啦,真大!这圆筒筒里有个黑十字儿,正好在你两只眼睛中间!”

大狼先生“腾”一下子跳开,大吼一声:“开什么玩笑!”

看见枪口又随着他身体转过来,大狼吓得浑身发软。他怒吼一声:“狡猾的东西!”

接下来他就一头钻进灌木丛,没命地奔逃起来。

小猪放下枪看,大狼已经无影无踪,只听得灌木丛里“哗啦哗啦”一片响。他觉得很奇怪,问自己说:“他怎么跑了呀?”

看看手里的枪,小猪又追上去喊:“大狼先生,大狼先生!给,你的枪!”

大狼先生远远地听见小猪叫喊“给你一枪”,逃得更快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五、好心的八哥小姐

小猪唏哩呼噜怔了一会儿,忽然高兴起来:“这回,没有谁吃我啦,真棒!要是他们吃了我,妈妈一定会哭的!”

小猪又看看手里的枪。好像大狼先生非常喜欢这件东西,应该还给他。小猪把枪摆在草地上。可是他刚刚走出几步,又停住说:“这不太好!要是别人看到,捡走了怎么办?”

他又把枪抱起来,藏到灌木丛里:“这回就好啦,谁都看不见!”

唏哩呼噜对自己的办法很满意。可是他忘了,这么一来,大狼先生也找不到了。唏哩呼噜要回家,却不知道回家的路。他问自己:“找不到路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他常常这样自己问自己,那时候,总有一个很聪明的唏哩呼噜回答他的问题。

接着,他回答说:“应该跟别人打听一下!”

这工夫,恰好有一只黑鸟儿落到近旁的树上。还没等他开口,黑鸟儿先向他打招呼:“你好!”

小猪连忙说:“你好!我是唏哩呼噜。你叫什么名儿啊?”

那只黑鸟儿回答说:“再见!”

小猪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名字怪怪的……不过很容易记住。”

他又问:“再见小姐,请问:去镇上怎么走啊?”

黑鸟儿说:“你好!”

小猪说:“你好你好!我是说,我迷路了,回到镇上去,应该走哪条路?”

黑鸟儿说:“再见!”

好像那只黑鸟说的“再见”不是她的名字--她说了“再见”之后并没有飞走的意思,只是歪着脖儿,好奇地打量着小猪。唏哩呼噜心里想:这只鸟儿有点儿毛病。她怎么老说“你好”、“再见”?

小猪正打算好好问问,那只鸟儿忽然从树上扑向他,一边叫着:“你好再见,你好再见!”

一边用翅膀使劲拍打他的背,还用尖嘴啄他的耳朵,好像发疯了。小猪吓坏了,一头钻进深草里。

黑鸟儿又飞回树枝上,向下边喊:“你好!”

小猪心说,好什么呀,多疼!这只鸟儿要没毛病才怪!

他悄悄从草丛里探出头去看。原来,黑鸟儿这次是跟别人打招呼--有个大家伙正从树丛里“哗啦哗啦”走出来。那家伙穿着一身黑衣服,胸前有个白色的月牙儿。

黑家伙抬头看着树顶,粗声粗气地说:“哈,原来是八哥小姐!你好。你站得高,瞧见什么好吃的没有?告诉我,我抓住了,也分给你一份儿!”

黑鸟儿说:“再见!”

黑家伙呵呵笑起来:“哎呀小姐,你怎么还是老讲这两句话?以前你的小嘴巴多么乖巧!现在光剩下身上……”

黑色的大家伙没说下去,因为他原本要说“光剩下身上的肉还鲜嫩好吃了”。

八哥小姐好像很喜欢人家说她的嘴巴乖巧,她高兴地连声叫:“你好!你好!你好!”

正好有几只大蚂蜂“嗡嗡”地飞过来。忽然间,黑家伙倒在地上,哭丧着脸大叫起来:“唉哟,唉哟,不得了!什么东西叮在我背上啦?救命!快救命啊!”

他一边叫,还一边拼命把胳膊伸向自己背后:“大马蜂,是只大马蜂!哎哟,疼死啦!”

八哥小姐十分着急。她尖叫一声“你好”,就从树顶上飞下来,想啄掉黑家伙背上的大马蜂。

可是黑家伙的背上什么马蜂都没有。他很灵巧地转过身来,“啪”一巴拿就把八哥小姐打落了。

黑家伙把她抓到大爪子里,呵呵大笑:“你上当啦!就你们八哥聪明,我们月牙熊都是傻瓜呀?你在树顶上一见我悄悄摸上来,就赶紧告诉那个肉球球,让他逃走,当是我不知道?没什么了不起的,肉球球逃了,我就拔光你的毛,拿你当点心!”

六、三个小家伙

小猪一见黑家伙伸上另一只爪子去抓八哥小姐,急忙从深草里跑出来。他跑到月牙熊面前说:“你好!可是你骗八哥小姐很不好!还有,我是小猪,名字叫唏哩呼噜,不叫‘肉球球’。”

月牙熊高兴地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是月牙先生。小猪?噢,久仰久仰!听说小猪的肉很肥、很嫩,味道很好。这些日子我净吃些树叶、酸果子,烦死啦,早就渴望见到小猪先生!”

唏哩呼噜说:“谢谢你的夸奖!那你就把八哥小姐放开吧!”

月牙熊拍拍肚皮:“没关系!我肚子大得很,同时装进你们两位去,一点儿问题没有!”

说着,他就张开大嘴巴,想先把八哥小姐塞进去。

小猪喊一声:“祝你好胃口,再见啦!”

喊完,他掉头就跑。他好像是太慌张了,一头撞在一块大石头上,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月牙先生把被他捏昏了的八哥小姐扔在地上,直扑向小猪。小猪一动不动,看样子是撞得晕过去了。月牙熊把他翻转来看。小猪紧闭两眼。

月牙熊得意地说:“还没有谁从我手里逃脱过呢,何况你这么一只笨小猪!好,我就先吃你!”

正在这时候,他听见背后“扑楞楞、扑楞楞”地响。月牙先生扭过头去,看见八哥正在草地上拼命拍打着翅膀。

哈,飞不起来吧?”月牙熊高兴地说,“我讲过没有谁逃得了。我说要把你们一齐装进肚子,那我就一定办得到!”

他走过去,弯腰去拾八哥小姐。没想到八哥小姐一振翅膀,跳出去好远,他抓了个空。八哥小姐这一跳大概也用尽了力气,又一头栽倒,使劲挣扎。月牙先生以为一定可以一把按住,又跑上去。八哥小姐一急,竟又跳出去几步。就这样每次几步,月牙先生越追越远。最后他冒火了,用尽全身力量,猛地一扑。八哥小姐却很轻松地飞起来,在天空朝他叫: “你好你好!再见再见!”

月牙先生气得直蹦:“好哇,死丫头,原来你是假装的!”

他急急忙忙跑回大石头那儿,可是那只撞昏的小肥猪连影子都没了!唏哩呼噜假装撞昏的时候心里很害怕。可是,不这样子,那黑家伙就把八哥小姐塞进嘴里去了。八哥小姐在地上蹦蹦跳跳,他直着急。一看到她飞了,唏哩呼噜立刻一头钻进草丛里,没命地飞跑起来。

这么一跑,月牙先生是找不到他了,但是他也就更找不到回家的路。

他停下来,东张西望,看见前边的小树林里有座木板小房。也许房子的主人会告诉他路。他走近小房,听见里边传出吱吱哇哇的尖叫声: “饿呀!” “我要吃东西!” “饿死啦!”

唏哩呼噜小心地推开门看,屋子里只有三个脑袋很大、长着尖尖大耳朵的小东西挤成一团,很起劲儿地哭叫着。小猪问自己:“应该赶紧找回家的路,还是应该给他们找点儿吃的?”接着,他回答说:“当然应该给他们找点儿吃的,因为肚子饿比找不到路还要糟!”

他找到一片空地,用鼻子嗅来嗅去,又用嘴巴使劲拱。拱了一会儿,他到底从泥土里掘出一块长着好几个尖角的怪白薯来。

小猪自己也饿了。他咬了一口,嘴里就满是又甜又酸的汁液。啊,这东西真不错!

小猪捧着那个怪白薯走进木板小屋,把它放在那三个小东西的面前。三个小东西不再哇哇叫,都围着那块带角的白薯,拼命用鼻子闻。小猪告诉他们: “是给你们的,别客气,吃吧!吃了肚子就不饿啦!”

可是三个小家伙谁都不动,都竖着尖尖的大耳朵瞧着小猪。

小猪说:“傻瓜,这东西好吃极了!你们瞧着,就是这样子吃!”

他咬了一大口,“呱叽呱叽”嚼起来。确实好吃极了!

那三个小家伙又挤上来闻,有一个还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可就是不吃。

真糟,”唏哩呼噜心里想,“看样子他们还没学会吃东西,说不定他们还在吃妈妈的奶呢!真怪,他们的妈妈跑到哪儿去了?”

有一个小家伙绕到他背后,用舌头舔他的小尾巴。唏哩呼噜觉得很痒,忍不住“咯儿咯儿”地笑起来:“别闹别闹,痒死啦!”

三个小家伙一齐扑上来,对唏哩呼噜特别亲热。唏哩呼噜真快活,看,他们很懂事,一定是明白他来帮助他们,正在向他表示友好。

可是,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屁股被谁扎了一刀,疼得要命,他扭头看,一个小家伙正咬住他的屁股不放,把肉皮都扯得老长。在这同时,另外一个小家伙一口叼住他的小尾巴,好像要咬下来。唏哩呼噜尖叫一声,接着发了脾气:“狗崽子们,闹着玩儿也不能这么没深没浅的!你们要咬死我呀?”

三个小家伙吓得退回去,又挤成一团,可怜巴巴地叫嚷: “饿呀!” “我要吃东西!” “饿死啦!”

唏哩呼噜一拍脑门儿说:“噢,我明白了!”

他对他们说:“你们是要吃虫子,对不对?你们看我的小尾巴像虫子,对不对?早说呀!好,你们等着!”

小猪跑到外边去,找到一个又低又湿的地方,使劲用嘴巴拱起来。他拱出好几根又粗又长的蚯蚓来,拿给三个小东西。

那三个小东西立刻扑上来,有一个叼起一条蚯蚓就跑,另外两个追上去抢。小猪笑着说:“你们别抢他的,这里还有好多嘛!”

三个小家伙很快就把他掘出的大蚯蚓都吃光了。他们舔着嘴巴叫: “还要吃!还要吃!”

七、月牙熊又想干坏事

唏哩呼噜一听,连忙第二次跑出去掘蚯蚓。他总共掘了三次,到底让那三个小家伙都吃饱了肚子。这下子他们都变得快快活活,三个一起打打闹闹,你揪我的耳朵,我扯你的腿。他们还时而跑上来跟小猪瞎胡闹,咬他的鼻子一口就跑,还把他扑个仰面朝天。可是现在他们都咬得很轻,一点儿也不疼,只是很痒痒。小猪嘻嘻哈哈笑着,也追上去咬他们。闹了一阵子,唏哩呼噜说: “你们倒是吃饱了,我可是还饿着。别跟我瞎捣乱了,我该开饭啦!”

他就去啃那块样子怪怪的白薯。没想到他刚刚咬住那块长角怪白薯,就听见头顶上叫: “你好你好!再见再见!”

小猪抬头看,是八哥小姐从敞开的屋门飞进来。她一落下,就拼命啄那块怪白薯。小猪乐了,说:“还是有喜欢这东西的嘛……好,祝你好胃口!”

八哥小姐一边“你好、再见”地答应着,一边猛啄一气。

直到把那块怪白薯吃光,八哥小姐才停下来。她用翅膀抹抹嘴巴,说道: “谢谢你啦,唏哩呼噜先生!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

小猪吃了一惊。他怔了半天才说:“原……原来,你会说话!”

八哥小姐快活地说:“看样子我真会说话啦!这都是因为吃了你的‘一吃就想起来薯’!我本来会说话的。有一天我被人家抓去了,他们把我拴在一个架子上,有客人来,让我说‘你好’,客人走的时候,让我说‘再见’。我对他们说,我是一只自由的鸟儿,我们鸟儿的天性就是爱自由。你们把我用一根铁链子锁起来,还逼我说我不喜欢说的话,这不太合适吧?他们就不高兴了,说,这只八哥怎么这样罗嗦!以后只要我说的不是‘你好’、‘再见’,他们就冲我叫:‘讨厌!以后再整天哇啦哇啦地瞎说,就不给你开饭!’”就这么着,我天天说‘你好’、‘再见’,把别的话全忘了!后来,我每天偷偷地啄那条小铁链子,啄呀,啄呀,到底把那条链子啄断了……“逃出来以后,我差不多成了一个哑巴。人家告诉我,有一种草药,样子很怪,像长着许多犄角的白薯。这种药叫‘一吃就想起来薯’,特别管用。可是这种药很少见,还埋在深深的泥土里,所以我找了好久好久也找不到。刚才看见你吃的,好像正是这种药。我告诉你,你又听不懂,我一着急,就抢着下嘴了,真对不起!”

小猪高兴地说:“这可太好啦!我真想听你说话,真不明白你的‘你好、再见’是什么意思。我反正也用不着什么药!”

八哥小姐说:“可是看样子你的肚子很饿。没关系,那边有一棵大树,结满了通红的果子。走,我摘给你吃!”

他们走出木板小屋,八哥小姐飞起来,给唏哩呼噜引路。

他们很快就找到那棵大果树。八哥小姐在树顶上摘最大最红的果子扔给小猪,小猪接到一个吃一个。“克巴克巴”,不大功夫,小猪的肚子就鼓起来了。他在树下喊:“够了,我吃饱啦!”

八哥小姐却像给人家一枪打中似的,笔直地掉下来。她坠到地面才突然展开翅膀,轻轻着地,悄声对小猪说:“别出声儿,我看见月牙先生从远处走来了……”

他们俩立刻钻进深深的草丛里,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听见“嚓、嚓、嚓”一阵草响,声音越来越近。后来草不响了,一个又粗又哑的声音说:“哼,小猪有什么好吃的?光听人家说不行!臭八哥更不要吃,没多少肉,还要拔毛儿,麻烦死啦!这地方有这么多红通通的果子,吃这个多好,还可以减肥!”

接下来,他们听见树给摇得呼呼响,跟刮起一阵大风似的。四周还响起一片“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落冰雹一样。有一颗果子飞过来,敲到小猪的鼻子上,疼得他差点儿叫出来。

月牙先生拾起一个果子,塞进大嘴巴里。他嚼了两口,都吐出来:“呸、呸、呸!真难吃,又酸又苦,还有点儿涩!我还是去找点儿可口的吧……”

停了一下,他又说:“哦,这地方好像离狼先生的家不远了嘛!他那三个小崽子一定长大了不少……”

月牙先生说着,“咕噜”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

大狼先生不像他太太那么凶,幸好那女人死了。可是那家伙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条枪,我一到他家门口他就拿那玩意儿对着我,真讨厌!他倒是老爱带上那玩意儿到处跑,说不定现在没在家。对,我去瞧瞧!他的小崽子虽说不像小猪那么肥,可是肉一定很嫩,还是整整三只……”

又是“嚓、嚓、嚓”一阵草响,响声越来越远了。

八、全都吓跑了

小猪说:“呀,原来那三个小家伙就是大狼先生的孩子,我早该想到的!”

八哥小姐说:“那三个孩子好可怜。半个月前月牙先生闯到他们家,正好大狼先生出去找吃的。狼太太为保护孩子跟先生拚命,被咬死了。可是月牙先生也受了伤。”

小猪着急地说:“现在该怎么办?”

八哥小姐说:“还是用老办法:我假装飞不起来了,一步一步把他引开。”

小猪说:“要是这回他不相信了,怎么办?那样子也太危险,我瞧着都害怕!”

他朝四下里看看,忽然说:“这地方我好像来过……对啦!现在有办法了,你等着!”

小猪紧跑了几步,钻进前边的一片灌木丛里。他很快又钻出来,手里拖着一条枪。

八哥小姐吓了一跳:“唉哟,这好像是大狼先生那件东西!怎么会在这儿?”

小猪说:“等等再告诉你。你快飞,让那三个小家伙把门和窗户都紧紧关起来,你比我快!”

说完,他抱起枪就跑。

等唏哩呼噜赶到那里,木板小屋的门、窗都关得严严的,月牙先生正“砰砰”地用力捶门。八哥小姐站在小屋前的一棵树上,拚命叫:“老熊要吃你们,千万别给他开门!你爸爸马上就回来啦,‘砰’一下子就把老熊的屁股打一个大洞!”

月牙先生气得要命。他转身跑到八哥小姐那里,使劲摇树,八哥小姐站不住,又飞到另一棵树上,还是大声叫。

月牙熊气冲冲跑回去,用力往木板小屋上一撞。门“哗啦啦”地倒进去,老熊随着撞到里头。里头发出尖声哭叫: “爸爸快来!” “爸爸!爸爸!”

唏哩呼噜顾不上害怕,眼睛一闭,勾动扳机。

只听得一声响:砰!

这一声响好吓人!八哥小姐从树上飞起,直冲向天空。小猪自己也吓得把枪丢在地上。

最害怕的还是月牙先生。他断定是大狼先生回来了,正用枪朝他射击。小猪那一枪是朝天打的,他却觉得已经打在自己身上。为了不挨第二枪,他连门也不敢出,把木板小屋的墙壁撞了个大洞,一溜烟从后头逃走了。八哥小姐落到一棵大树顶上张望,看月牙先生会不会再回来。唏哩呼噜拿起枪,跑进屋里去看。三个小家伙都平安无事。他们快活得要命,要小猪留下来跟他们玩儿。一个小家伙还说:“爸爸说,到镇上去,一定给我们带回来好吃的!你救了我们,我爸准分给你好多好多!”另一个小家伙说:“爸爸说,是好肥好肥的小羊羔!”第三个说:“不对,爸爸说,是一只大肥猪!”

唏哩呼噜吓得心“咚咚”直跳。他说: “好好好,我一定留下来吃好东西。不过,我得先去一趟厕所……”

他跑到外边,刚好看见八哥小姐从大树上飞下来,慌谎张张地对他说: “唏哩呼噜,大狼先生回来啦!”

唏哩呼噜叫了一声:“我可不想见着他!”

八哥小姐飞上天空,给小猪指引回镇的路。小猪唏哩呼噜随着她,在地上拚命跑,比兔子还快。很快就跑回家去了.

 第九章 为了妈妈的荣誉

这一天,猪太太和邻居羊太太,还有毛驴太太,坐在一起聊天儿。太太和毛驴太太使劲夸自己的孩子,把下巴都讲长了。毛驴太太说,她的儿子叫得可响啦,那天大狼那家伙来了,她儿子“啊啊“一通叫,把大狼 吓坏了,转身就逃!太太说,她的儿子那叫聪明!老师不明白的,都得去问他!

猪太太不甘心落后,也夸起自己那一群娃娃来:“哇,真了不起:一 顿饭,他们把 728 个馒头,还有 10 大锅粥,吃了个精光!”

毛驴太太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吃得多,算什么本事啊!”

太太说:“就是嘛!”

猪太太说:“她们是女孩子呀……”

毛驴大太说:“那就更糟了,哈,一群大肚子小姐!”

太太说:“就是嘛!”

猪太太有些不好意思。她红着脸说:“其实不光是吃得多。我的孩子里,也有又聪明、又能干的……”

接下来,她就把她的儿子小十二,也就是唏哩呼噜,怎么吓跑了大狼先生,怎么开枪打跑了月牙熊,哇啦哇啦讲了一通。

过了三天,鸭太太一大早就找上门来。她有 500 个鸭蛋,想送到城里她姐姐的“鲜蛋公司”去。可是路很远,还有强盗出没,她想请唏哩呼噜当保镖。

上回的 500 个鸭蛋,是她亲自送的。结果半路上遇到强盗,鸭蛋连同小车子,一起给抢走了。抢走了不算,强盗还把鸭大太揍了一顿,因为她太小气了——不就是 500 个鸭蛋嘛,“呱呱呱”地瞎叫唤什么!

这些,鸭太太可没对猪太太讲,怕她听了害怕,不肯让唏哩呼噜替她护送了。

尽管这样,猪太太还是说:“哎哟,那可不成!我们唏哩呼噜还小,要是真碰上强盗,那可怎么办?”

鸭太太撇撇扁嘴巴:“瞧瞧是不是?太太跟我讲的时候,我就说你乱夸儿子,瞎吹一气,说对了吧?”

唏哩呼噜在一旁说:“我去!”

他可不喜欢别人说他的妈妈“瞎吹一气”。

第十章 很和气的驴先生

唏哩呼噜跟着鸭太太到她家去。

看看地上的一大堆鸭蛋,小猪挠挠头说:“这东西没有耳朵,也没有 尾巴,圆滚滚的不好拿……你们家有箩筐吗?”

鸭太太翻翻眼睛说:“要是有箩筐,我找保镖的干什么!”

保镖的还管借箩筐啊?可是小猪什么也没说,立刻去找箩筐。

他跑到驴先生家去借。

驴先生虽然有时候会“啊!啊!啊!”地大叫起来,好像很凶,可是 待人非常和气。他一听小猪要借箩筐,立刻笑着说:“啊,啊,啊,没问题,都是老街坊啦!”

驴先生让小猪替他推磨,说他去找箩筐。唏哩呼噜用力推起大磨来。

小猪推了10 圈儿,驴先生没回来。他推了 100 圈儿,驴先生没回来。后来他推到 1000 圈儿了,累得满头大汗, 呼呼直喘气,驴先生还是没回来。 小猪看看天空,太阳已经从东边移到头顶上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一定 是他家没箩筐,到山上去砍竹子了,要给我编两只新的……驴先生真好!”

这么一想,他心里很感动,推磨推得更起劲了。

到了下午,驴先生才提着两个破箩筐走来。他高兴地说:“啊,啊, 啊!这个娃娃真能干,把两袋麦子都磨完啦!怪不得你妈妈老是夸你。都 过了晌午了,我本该留你吃午饭的。可是看样子你很着急,那你就快回家吧!”

小猪拿着箩筐,跑回家里吃午饭。他实在是饿环了!

吃过饭,他马上赶到鸭太太那里。鸭太太很不高兴,她说:“我真倒 霉,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笨蛋当保镖?借两个箩筐,就用了大半天儿!扁担 呢?你瞧,又忘了扁担!”

 第十一章 先生的扁担

小猪听了鸭太大的话,转身就跑。他到先生的家去借扁担。

先生说:“对不起,扁担我等会儿挑水还要用。这会儿我正忙着。 要不,这么着吧:你替我把水缸挑满,再拿走扁担。”

小猪很高兴,他没时间等了。

没想到,先生的水缸里连一滴水也没有。那口水缸还好大好大,小猪要搬来梯子,才能把水桶提上去。

等到他把大水缸装满水,天都黑了。小猪拿着扁担跑到鸭太太家去,告诉她,明天一清早就出发,鸭太太发脾气了:“呀,呀,呀!早知道这样,我自己去送了!我家开的是鲜蛋公司,可不是臭蛋公司!你要是真像 你妈妈说的那么勇敢;你今天晚上就动身!”

唏哩呼噜觉得很对不起鸭太太,他说:“好吧,我现在就出发。”

他把 500 个鸭蛋分装在两个箩筐里,挑起担子就走出去。

小猪走得很起劲儿。可是出了镇子以后,他才觉得自己只是孤单单一个,心里害怕起来。

没有月亮,野外一片漆黑。天空中倒是有几颗星星,但都是绿色的,像大狼的眼睛,使劲盯着他。

真黑呀!”小猪心里想,“这是什么东西沙沙响,是不是强盗正盯在我后头?”

他又想:“我为什么骗妈妈,说我在门口玩一会儿?要是妈妈跟我一起走,我就不会这么害怕了。我跟妈妈一边走路一边说话,多么好!”

 唏哩呼噜是只聪明的小猪。他一下子就想出个好办法:对啦,我就学妈妈的样子,让妈妈跟我说话嘛!

他立刻就学着妈妈的声音说:“我说小唏哩呼噜,你路上可一定要当 心呀!”

接着,他自己回答妈妈说:“妈妈你就放心吧!我连大狼和月牙熊都不怕,还怕谁呀?”

哎哟孩子啊,你可别这么说。去城里的路上,有只大老虎,可凶啦!他要是朝着你扑上来,你可千万丢下东西就跑。不然他生了气,抢走东西不算,还要连你也一起吞下去!”

小猪学到这儿,连忙回过头去看。他觉得大老虎真跟在他背后,就要扑上来。

身后黑黢黢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他正紧张,又听见路旁的树林里响起怪声。那有些像地上的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克巴巴,克巴巴”。声音虽然很轻微,可是让他脖梗子发凉,汗毛直竖。

不行!”小猪心里想,“不能装成妈妈跟我讲话。妈妈胆子小,光会吓唬人,越跟她说话越害怕……我还是跟爸爸说话吧!”

 第十二章 大老虎劫路

这天夜里,大老虎还真出来了。唏哩呼噜听到的“克巴巴、克巴巴”声,就是大老虎在走路。大老虎身体很重,脚步尽量放轻,还是踩断了地上的干树枝。

大老虎就躲在路旁的树林里,手里提着一根大木棒。一听见远处有谁走过来,他就竖起两只耳朵听。

他听见一个娃子跟自己的妈妈边说话边走过来。他们还提到他。看样子,他们很怕他。

大老虎心想:“啊哈——好生意来啦!他们怕我,这太好了。等他们走近了,我就跳出去。最好他们丢下东西就跑。要是不跑,我就给他们一闷棍!”

唏哩呼噜要学爸爸说话,又一想:“爸爸也不如大狼先生厉害。大狼先生有一支枪,一勾扳机,‘砰!’好响!连月牙先生都吓得发疯一样跑了。大狼先生谁都不怕,我还是跟大狼先生说话吧!”

 他就学起大狼先生来:“喂,我说稀里糊涂,你走快一点儿行不行?”

接下来是他自己回答:“错啦,大狼先生!我不叫‘稀里糊涂’,是‘唏哩呼噜’。这是因为我吃东西很响,‘唏哩呼噜、唏哩呼噜!”

啊,请原谅,唏哩呼噜先生!是我没听清。因为我们的耳朵不如你们的耳朵大。”

 “没关系!您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太好啦!一听,就觉得饭也香、莱也香。不过,吃东西太响好像不怎么文明。我们狼吃东西,尽量不发出声音来。”

原来是狼先生……”躲在树林里的大老虎想,“听说他有一支枪, 特别厉害。真倒霉,怎么那个猪娃子和他的妈妈还带着狼先生?不知道那家伙带着枪没有……”

大老虎先生很小心地从树林里探出头去看。

天太黑,还起了雾,连他的夜眼都不太灵了。不过大老虎先生可以断定:走在路上的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而是整整三个。他还看到了他最不爱看到的情况:走在中间的那一个,肩上还扛着一支长枪!

他把唏哩呼噜肩上的扁担当成枪了。

大老虎又听见大狼先生说:“唏哩呼噜先生,咱们还是快点儿走吧! 我想早点儿找着大老虎。那家伙总是拿着个大棒子躲在树林里,把人家打昏,抢走人家的东西。这回我倒要瞧瞧,到底是他的木棒厉害,还是我的枪厉害!”

大老虎的心“咚咚”地敲起鼓来。

大狼先生,您真打得过大老虎吗?”

那还用说!你瞧着,他一出来,我就照着他屁股‘砰’一枪,一下 子就把他屁股打个大窟窿!”

 “他要是不出来呢?”

他不出来,我就钻进树林子里找他去。今天非把他屁股打个大窟窿不可!”

大老虎吓坏了,他转身就往树林深处钻,“噗通噗通”、“哗啦啦哗 啦啦”,没命地逃走了。

小猪听见树林里一阵响,吓得要死。呀,原来那里头真藏着强盗!

小猪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他照着妈妈教给他的办法,丢下担子,一头钻进路旁的深草里。

 第十三章  一担子大香蕉

大老虎先生早跑回家去,把门紧紧关起来。小猪等了好半天,也没见有什么强盗。他从深草里爬出来,对自己说:“准是刮了一阵大风,刮得树林哗哗响。你自己吓唬自己,这很不好!幸亏鸭太太不在这里……”

唏哩呼噜挑起担子,继续往前走。

天亮的时候,他终于到了城里。城里好热闹!小猪东张西望,非常开心。他向黄狗先生打听路,找到 了“鲜蛋公司”。

鸭太太的姐姐比鸭太太和气得多。她听说鸭太太让小猪半夜里赶路,觉得很过意不去,马上给小猪端来早餐。小猪早就饿了,“唏哩呼噜、唏哩呼噜”,吃了个痛快。他心里想:“今天太饿了,没办法。下次不要吃得这样响就是了!”

吃过饭,小猪就回家了。鸭太太的姐姐给他买了好多大香蕉,替他装在两只空箩筐里,还夸他保镖当得好,向他说了好多个“谢谢”。

这天晚上,猪先生一家都吃到了大香蕉。大家都说:“大香蕉真好吃! 小唏哩呼噜真了不起!”

 第十四章 生日蛋糕

早晨,小猪唏哩呼噜撕下一页日历。他说:“呀!七月八号,这是个好日子!好像是谁过生日嘛……”

可是,到底是谁过生日呢?

唏哩呼噜想了一会儿,高兴地说:“对啦,是妈妈过生日!爸爸过生日,妈妈给他买了一顶皮帽子;妈妈过生日,爸爸给她买了一个大西瓜。买西瓜,当然是夏天。现在就是夏天,当然是妈妈过生日!”

唏哩呼噜过生日的时候,妈妈给他买了一个大蛋糕。现在,他已经长大了,妈妈过生日,他也应该给妈妈买点儿什么当礼物。

我把礼物摆在桌上,”小猪美滋滋地想,“等妈妈回来一看,哇, 谁送我的礼物啊?是小唏哩呼噜?真的呀?啊,我的小儿子真长大了,还想着妈妈的生日!”

唏哩呼噜越想越快活。后来,他忽然不快活了。他没有钱,怎么买礼物呢?

我会干活儿了,”小猪想了想说,“我去干一天活儿,到晚上,用挣来的钱给妈妈买回好多好吃的!”

他背上一个兜子,跑到集市上去。

 小猪看见一位山羊伯伯面前摆着一副担子,两个大筐里都装着圆圆的绿萝卜。山羊伯伯正在吆喝:“又甜又脆的心里美!一块钱两个,不好吃不要钱!”唏哩呼噜也会挑担子。他走上去问:“山羊伯伯,我帮您挑担子吧! 我很有力气,帮您挑回家去,您给我一个心里美萝卜就行了!”老山羊说:“去去去,别处玩儿去!——我刚费好大劲儿挑来的,干嘛又挑回去?我疯啦?”

唏哩呼噜只好走开。他才走出去几步,山羊伯伯又把他叫回去,对他说:“对了,你帮我看一会儿摊子吧,我得去方便方便!你好好等着,回来我的萝卜一个也没丢,我就送给你一个。”唏哩呼噜不明白“方便方便”是干什么,不过,看山羊伯伯的样子,肯定是件急事。唏哩呼噜立刻答应了。山羊伯伯一走,唏哩呼噜就学他的样子吆喝起来:“又甜又脆的心里 美!一块钱两个,不好吃不要钱!”有两位顾客来买萝卜,一共买去十个。

山羊伯伯回来,小猪把五块钱交到他手里。“怎么,还替我卖了萝卜?”老山羊喜出望外地说,“我看出你是个 老实的孩子,可没想到你还这么能干!”

老山羊一高兴,给了他两个“心里美”。 唏哩呼噜欢欢喜喜把萝卜装进背兜里,向山羊伯伯道了谢。绿皮红瓤儿,又这么大,还是两个,他已经有了一件不错的礼物啦!

天还早。小猪希望妈妈更高兴,就满怀信心,继续往前走。

他看见一家点心铺,里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狐狸掌柜正坐在柜台里看报,小猪走上去打招呼说:“早上好,狐狸先生!您要不要去方便方便?” 狐狸先生一笑说:“想趁我出去的时候,偷吃我的糕点吧?”小猪说:“不对。我想替你照看铺子,挣一点儿钱。你应当吆喝。人家听见了,就会来买你的点心!”狐狸掌柜说:“这主意不错。不过,看你傻乎乎的样子,当店员怕是不行。这么着吧:我后院儿里有一点儿垃圾,你可以替我倒出去,再把院子打扫干净。要是你干得好,我送给你一块大蛋糕!”唏哩呼噜指着一块有“生日快乐”几个字的漂亮的大蛋糕说:“就是那样子的吗?”狐狸掌柜点着头说:“对,就是这样子的!”小猪高兴极了,这礼物可太棒啦!

狐狸先生找来扫帚、铁锹和一个空木箱,让小猪抱到后院儿去。小猪跑去一看,哇!垃圾根本不是“一点儿”!狐狸先生大概把自己的院子当成大垃圾箱啦——整个院子,垃圾堆得满满的,差不多跟墙一般高!小猪鼓起勇气,下决心搬掉这座山。要知道,把这件事做完,那块大蛋糕可就归他啦!

他拼命干起来。他用铁锹把垃圾装进大木箱,然后丢下铁锹,抱起大木箱,摇摇晃晃走到垃圾站,倒掉。小猪就这样,一趟、两趟、三趟……

开始的时候,太阳在东边笑嘻嘻地瞧着他,好像对他说:“唏哩呼噜, 好样儿的!加油干吧!”后来,太阳移到了他头顶,看见他大汗珠子滴滴嗒嗒往下掉,不由得自己也急得浑身滚烫。再后来,他瞧见小猪累得直摔跟头,实在不忍心再看,红着脸躲到西山背后去了。

到这时候,小猪可快活得很,因为活儿都干完了!他跑到前边,高兴地告诉狐狸先生说:“都做完啦,给我大蛋糕吧!”

狐狸先生惊讶地睁大眼睛:“大蛋糕?什么大蛋糕啊?”

小猪有些着急地说:“您讲了:我做得好,就给我那块大蛋糕!我做得不好吗?”

他把狐狸掌柜拖到后院儿去看。狐狸掌柜说:“嗯,你做得很好。可是你的耳朵很不好——我明明说:要是你做得好,我就送给你一个做蛋糕用的大鸡蛋。”

小猪说:“不对,你不是那么说的!”

 狐狸先生说:“对,我是那么说的!”

不对!”

对!”

就不对!”

就对!”

小猪没有办法了。唉,鸡蛋就鸡蛋吧!狐狸先生真地从蛋箱里给他挑了一个最大的鸡蛋。

小猪背着两个萝卜、捧着那个鸡蛋往家里走。天已经很黑了。

月亮怕小猪摔了鸡蛋,赶紧跑出来给他照路。小猪又累又饿,可是他一路上只是想:“说的是大蛋糕嘛,怎么变成了大鸡蛋?要是我拿回去的是个大蛋糕,妈妈该有多开心!”

 还好,家里的桌子上,已经摆着一个很大很大的大蛋糕。这一定是爸爸给妈妈买的。爸爸、妈妈和姐姐们正围着桌子团团坐。大家都在等着他回家吃饭。 妈妈叫着说:“哎呀,怎么搞得这样脏?简直是一只泥巴小猪嘛!”爸爸也摇摇头:“啊,真糟糕!”

唏哩呼噜把鸡蛋放在桌子上,又把背兜包的两个“心里美”萝卜拿出来摆好, 向妈妈说: “这是我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 祝妈妈生日快乐!” 爸爸和妈妈都怔住了。后来妈妈看看爸爸,爸爸看看妈妈,忽然一齐哈哈大笑。妈妈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姐姐们也都笑了,还使劲拍手。

唏哩呼噜一点儿都不明白,她们笑什么呀?

妈妈把唏哩呼噜搂在怀里,温柔地说:“真是妈妈的乖孩子!可是你弄错了。妈妈的生日,还要等一个月呢,傻孩子,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你看,这是爸爸给你买的生日大蛋糕!”

爸爸笑着对他说:“祝你生日快乐,唏哩呼噜!走吧,咱们去洗个澡。洗干净了,你好给大家分蛋糕!

第十五章 小猪怎样认识了一条蛇

这一天,小鹿叮铃采了许多野果子,请小猪唏哩呼噜到家里吃午餐。叮铃知道唏哩呼噜喜欢痛痛快快地吃。她就把草莓、鲜蘑菇、核桃仁、山梨和野葡萄什么的,都放在锅里煮烂,装在一个大盆里端上桌子。她自己只盛了一小碗。

小猪吃得非常快活,就像在家里那样,“唏哩呼噜、唏哩呼噜”,把一大盆好吃的果粥全都吃光了。反正叮铃是他的好朋友,不会笑话他。

回家的路上,一阵风把唏哩呼噜的帽子吹掉了。

他站在那儿,看着他的帽子发呆。

你应该把帽子捡起来。”他对自己说,“要是就这么回去,妈妈准得骂:‘怎么回事,帽子呢?马马虎虎,稀里糊涂!上回丢了手套,这回 又丢了帽子。你当那些是天上掉下来的呀?告诉你,都是花钱买来的!’ 她还要说呀说呀,一连说好几天。我可不乐意让妈妈骂!”

可是,他不去捡帽子,又站在那儿说:“妈妈才稀里糊涂。其实,帽子根本就不是‘马马虎虎’,是让风刮掉了。我当然知道帽子是买来的, 可是,可是……”

小猪“可是”了好半天,也没讲出来。还是我们替他讲了吧:可是他的肚子吃得太饱了,圆鼓鼓的,像个大皮球。他根本就弯不下腰去!

 要是再刮一阵风,把帽子刮起来,恰巧落在他脑袋上,那就好了。

可惜他站了好半天,帽子也没刮起来。他只好下决心自己捡。

小猪喊:“一——二——三!”

喊到“三”的时候,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腰弯下去。

这么猛地一弯,他觉得肚皮很疼,接着就听见“嘣”一声响。 倒不是肚皮裂开,是腰带断了。腰带一断,他的裤子就滑下去。帽子是捡起来了,可是裤子一直褪到地上。

小猪急忙又弯下腰去,把裤子提起来。

这时候,头顶发出一片唧唧喳喳的笑声:“唧唧唧,小猪光屁股儿!”

喳喳喳,都露出来啦,露出来啦!”

小猪很不好意思,还有点儿生气。他抬起头,对树上那群麻雀说: “告 诉你们,八哥‘你好再见’是我好朋友。你们再笑,我就喊她来!”

那位八哥小姐很勇敢,不让欺负人,这群讨厌的麻雀都有点儿怕她。

所以他们一边大声叫着:“没羞,光屁股儿!没羞,光屁股儿!”一边飞走了。

总不能提着裤子回去。小猪正想把断了的腰带接上,忽然发现草地上丢着一条花花绿绿的腰带。

这条腰带又新又漂亮,比他原来那条好得多。小猪就把新腰带拾起来,把裤子系好。

走了一段路,小猪觉得裤子又有些松了,他就使劲勒紧腰带,又加上了一个扣儿。

想勒死我呀?”他的肚皮忽然说话了,“这回你把我系了个死扣儿, 连气也喘不过来!”

这话好像是腰带说的。小猪觉得非常奇怪,自言自语说:“腰带怎么 会说话?我的肚皮倒是爱说:‘咕噜噜,我饿啦!咕噜噜,我饿啦!’可是腰带从来没说过话……”

我根本就不是腰带。”他的腰带说,“我是一条蛇。”

小猪努力弯下身子去看,看出他的新腰带果真是个活的东西。那个活东西很像一条腰带,可是有一双小眼睛,一张大嘴和一条细尾巴。他硬是把人家的脑袋和尾巴系在一起了,还打了个死结!

真对不起!”小猪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有时候有点粗心……我爸和我妈都这么说。我现在就把你解开……”

小猪把那条蛇解开来,放到草地上。

谢谢你,”那条蛇喘了一口大气说,“我现在觉得舒服多啦!”

我现在不太舒服,”小猪说,“裤子老往下掉。再见,我要回去找我的腰带了。把它接起来,也许还能用。”

你不用去找。要是你不把我打个死结,弄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也许能帮你一个忙。咱们试一试,好吗?”

那条蛇绕住小猪的腿住上爬。小猪觉得很痒,咯儿咯儿地笑起来。

蛇盘在小猪的肚子上,绕了两圈儿。他把身体拼命拉得又细又长,然后用力收紧。小猪走了两步,满意地说:“这祥很好,裤子不往下掉了!”

他又说:“可是我要回家,你能跟我跑那么远吗?”

蛇说:“没关系,等你到了家,我再自己回来嘛。”

小猪说:“你真好,愿意帮助别人。刚才我的裤子掉了,你也不笑我,不像那群麻雀!”

蛇说:“你也好,不讨厌我。他们都讨厌我,要不,就是怕我。反正谁都不跟我好!”

小猪说:“我跟你好。我叫唏哩呼噜——因为我吃东西很响,‘唏哩 呼噜,唏哩呼噜’!你叫什么名字呀?”

蛇说:“我叫花花,因为我身上有好些花条条儿。”

小猪问:“为什么他们讨厌你?”

花花说:“因为我长得很丑,像一条带子,没有手也没有脚,跟大家都不一样。”

小猪觉得花花很可怜。真的,他的样子很不好看,而且,没有手和脚,一定也很不方便。

这不怪我,”花花叹了一口气说,“我从蛋壳里孵出来就是这样子 的!”

小猪说:“没关系。马阿姨说我的腿太短,山羊伯伯说我的肚子太大,鹅妈妈说我的耳朵像扇子, 好难看。 干嘛非得跟他们长得一样?偏不一样! ”

花花有些高兴了:“我没有手,一样做事情;没有脚,也能跑。我还会游泳,会爬树,不信你看!”

花花窜到地上,爬上一棵小树。他忘了小猪的裤子。 小猪的裤子松了,一下子褪到地上。他慌忙提起裤子,朝四周看看。还好,这回没有人瞧见。

 第十六章 花花怎样当鞭子,怎样当竹竿

小猪唏哩呼噜一进院子,猪太太就叫起来:“哎哟!唏哩呼噜,你身上缠着一条蛇!”

唏哩呼噜说:“这是我的新朋友,叫花花。”

花花赶紧爬下来,叫一声:“猪阿姨!”

猪太太说:“怎么跟这种野孩子交朋友?看他长的那讨厌样子!”

唏哩呼噜说:“他不讨厌!”

猪太太说:“不讨厌,怎么把你的腰带咬断?瞧,裤子都掉下来了!”

唏哩呼噜说:“是我自己弄断的……”

他就把腰带是怎么断的,花花怎么帮他系住裤子,讲了一遍。猪太太听了以后说:“嗯,这还差不多。可是交朋友也不光是不讨厌就行,还得 是好孩子。你们看,我都忙成什么样子了?这张毛毯晒好了,我得敲敲上 边的土,去给我折一根树枝来!”

树枝长在树上。猪太太不会爬树,唏哩呼噜也不会。花花会爬树,可是他没有手。唉,手还是很有用的!

猪太太很不高兴:“我就说不行么!”

 但是她瞪了花花一眼,又高兴起来:“你自己就很像一根树枝嘛!那毛毯上没有多少土,抽三下五下就可以了。”

就算她的唏哩呼噜长得比花花更像一根树枝,猪太太也绝想不出拿自己的儿子去抽毛毯上的土。

可是花花太想跟唏哩呼噜作朋友了,他愿意试一试。他只是有些担心地说: “您不会揪着我的尾巴抡吧?”

猪太太连忙说:“那怎么会!我总不能让你拿脑袋去撞毛毯。再说,尾巴光溜溜的,也揪不住呀!”

商量好了,猪太太就抓住花花的脖子,照着毛毯猛抽起来,一时间尘土飞扬。猪太太怕花花受不了,一边抽,一边很关心地问:“怎么样,你 没事儿吧?”

花花觉得浑身都疼,他却使劲忍着,回答说:“没事儿!”

猪太太可不是“抽三下五下”,她一口气抽了好几十下子。花花从头到尾都麻木了。猪太太把他放到地上,好半天,他才能爬动。

不过他也没白费劲儿,猪太太到底承认他是儿子的朋友了。她对他们说:“玩儿去吧!好好玩儿,别打架啊!”

唏哩呼噜领花花到屋子里看了他的连环画,还拿出所有的玩具,跟花花玩儿。

他们追小皮球的时候, 小皮球滚进了耗子洞。

花花说: “没事儿! ”

他钻进耗子洞,不一会儿,就用头顶出两个小皮球来。唏哩呼噜快活地喊:“哈,这个红的是大耗子那天偷走的!”

花花说:“都不在家。”

唏哩呼噜问:“谁不在家?”

花花说:“耗子呗!”

唏哩呼噜说:“耗子最坏!他们把我的点心都搬到洞里去了,还把我妈妈的耳朵咬了好几个洞,流好多血!”

什么?”花花觉得很奇怪,“耗子敢咬你妈妈?”

就是嘛!”

你妈妈怎么不咬耗子?”

咬耗子?”唏哩呼噜哈哈地笑起来,“我妈妈咬耗子?”

花花不明白小猪为什么笑。

他看见小猪笑得那么开心,也跟着笑,还

告诉小猪:“我是说,先咬紧他,再把他吞下去。”

小猪笑得更厉害:“哈哈哈哈……我妈把耗子吞下去!”

他们正嘻嘻哈哈闹成一团,猪太太在院子里喊:“别闹了,快来帮帮 忙!”

猪太太正在晾刚刚洗好的衣服。她说:“瞧,三根竹竿都挂满了,还剩下两件衣服!你们谁替我当一会儿竹竿?”

稀里呼噜长得圆滚滚的,当大皮球还差不多,所以猪太太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盯着花花。

花花可以把身体挺得笔直。不过,那很费力气,要挺到衣服晾干,怕是办不到。他睁着又黑又亮的两颗小眼珠儿看着猪太太,显得十分为难。

猪太太不高兴地说:“哼,我就说你不行嘛!”

花花连忙说:“行,行,我行!”

他努力挺直身体,真像一根竹竿。猪太太把两件湿衣服挂在他身上,把他横搭在晾衣架上。

猪太太刚刚走开, 花花就累得全身发抖。

他问小猪: “衣服干了没有?”

小猪看看说:“没干,还往下滴水呢!”

过了不一会儿,花花又问:“唏哩呼噜,现在干了吗?”

唏哩呼噜说:“没干。你好累好累吧?”

花花说:“好累好累!”

 唏哩呼噜说:“那你就快下来吧!”

花花说:“不行。一下来,衣服就掉在地上,就脏啦!”

唏哩呼噜说:“没关系的,快下来!”

花花喊:“哎哟,我挺不住了!快去叫你妈妈,把衣服拿下去……”

小猪跑去叫妈妈。这工夫,花花的力气用光了,全身变得软塌塌的,

噼呀!”从架子上掉下来。

花花摔得好疼,两件湿衣服也掉在地上了。

猪太太一边跑过来,一边生气地哇哇叫:“好哇,你这个小坏蛋,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

唏哩呼噜朝他喊:“花花,快跑!”

花花吓得“噌”一下蹿上草地,一溜烟逃走了。

 第十七章 猫先生怎样替猪太太抓耗子

猪太太家的耗子洞里,住着两只大耗子。

这一天晚上,两只大耗子回到洞里,耗子老二说:“呀,我的红皮球 不见了!”

耗子老大说:“红皮球怎么是你的?那是我的!”

耗子老二说:“明明是我抱进洞里来的嘛!”

耗子老大说:“要不是我叼着你的尾巴,把你拖进洞里来,你抱着大皮球怎么走路?”

耗子老二一想,反正红皮球也没了,用不着再争吵。他就说:“行啊, 红皮球归你啦!”

耗子老大这才想起,红皮球已经不见了。他恨恨地说:“红皮球一定 是猪太太趁咱们不在家的时候偷走的。今天夜里,咱们还去咬她的耳朵!”

耗子老二说:“对!这回干脆咬下来,用盐腌了,留着冬天吃!”

耗子老大说:“耳朵是我的!因为是我想出来去咬她的耳朵。”

耗子老二不服气:“可是你没想出来咬掉,也没想出来用盐腌!”

耗子老大说:“要不是我想出来去咬,你能想出来用盐腌吗?”

耗子老二想了想说:“没关系,猪太大有两只耳朵。这回都咬下来,你一只,我一只!”

 耗子老大说:“我要大的!”

耗子老二一想,两只耳朵都是猪太太的,还有什么大小?他就很大方 地说:“行,你先挑,剩下的那一只归我!”

猪太太不知道两只大耗子正在盘算她的耳朵。不过,白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刚好把孩子们用过的摇篮从木板棚里搬出来,刷洗干净。猪太太说:“真怪,怎么大耗子不咬我的孩子们,也不咬我的先生,单咬我?一 定是因为我的耳朵最大、最肥!这回我把摇篮吊得高高的,睡在里边,看大耗子还怎么咬!”

猪太太一下子就生十二个宝宝,所以那个摇篮很大。她把很大的摇篮挂在天花板上,好高好高。 这天晚上,她正好爬到摇篮里去睡。

两只大耗子半夜里跑出来,一看,咦,怎么猪太太不见了?他们听见头顶上也打呼噜,抬头看,原来猪太太吊在半空中,睡得正香。

耗子老大挠挠头说:“真糟糕,耳朵怎么那么高?”

耗子老二说:“咱们爬到天花板上,再顺着绳子滑到摇篮里去!”

他们俩爬到天花板上。耗子老大说:“咱们把绳子咬断,先摔她一家伙,看她以后还敢给咱们找麻烦!”

 耗子老二说:“对,摔得她以后再也不敢睡摇篮。我们以后咬她的鼻子和脚丫子也方便啦!”

两只耗子就咬绳子:“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绳子断了,猪太太从半空中摔到地上,“砰!” “哎哟,屁股疼死啦!”

两只大耗子一见猪太太的样子,开心得不得了。他们哈哈笑着跑回洞里。

猪太太挣扎着爬起来,冲着洞口大叫:“该死的耗子,走着瞧吧!”

耗子老大在洞里喊:“瞧我们明天晚上怎么摔你!”

耗子老二哈哈笑:“还要把你的耳朵咬下来下酒!”

猪太太吓得不敢再讲话。猪先生安慰太太说:“不要怕,我有办法!”

猪先生买了两条鱼,提在手里去看猫先生。猪先生说:“对不起,我太太遇到一点儿麻烦,想请先生帮帮忙!”

接着,他把两只大耗子的事情说了。猫先生说:“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猫先生跑到猪太太家去。耗子老大告诉耗子老二:“猫来了!” 耗子老二从洞口探出头去,笑嘻嘻地对猫先生说:“哟,这不是猫先生吗?老没见啦,您这一阵子够忙的吧?”

 猫先生猛地一扑,可是耗子老二早把头缩回去了。他在洞里说:“您进来坐坐,别客气!我这儿有热茶招待。”

猫先生搬来一把椅子,在洞口外坐下,不慌不忙地说:“你小子别神气!我进不去,你也出不来。我在外头有吃有喝,你们在里头可得饿肚子。 我就不信你们一辈子不出来!”

他又告诉猪太太:“我不能离开工作岗位,就麻烦您替我准备一下午餐吧!我跟猪先生是好朋友,您也别拿我当客人,简单一点儿,有四菜一汤就可以啦!”

他又告诉猪太太,四个菜是红烧鲤鱼、清蒸螃蟹、葱爆海参和油焖大虾。猪太太小心地说:“守在这儿,怕是没用处……他们后头还有个洞口, 通着牛太太的屋子……”

猫先生说:“他们怎么知道我是守在这儿,还是守在太太家?等他们饿极了,一跑出来,我就把他们逮住!”

猪太太见他这么有把握,连忙提了篮子上街买菜。

可是一直等到天黑,猫先生已经吃完第二顿“四菜一汤”,耗子还是没出来。猫先生小声告诉猪太太:“我得回家睡觉去了。您放心,这两个家伙当是我藏在什么地方,今天夜里肯定不敢出来。明天我还来守着,您还是别客气,四菜一汤就够了!”

猪太太很不好意思地说:“这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我们还没缴……明天能不能改成两菜一汤?”

猫先生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就两菜一汤!我早就跟您说,不要客气嘛!”

接着,他忽然一拍脑袋:“哎哟,对了,我想起来啦!我太太让我明天陪着她去买衣服,我不能来了。唉,您看我这记性,真没办法!”

夜里,两只大耗子跑出来。 他们因为猪太太请猫先生来对付他们,都很生气,下决心把猪太太的耳朵咬下来。没想到刚一下嘴,猪太太就没命地号叫起来,叫得那么响,连两只大耗子都吓昏了头,以为咬上了一颗地雷,慌忙逃回洞里去。

第二天,猪太太两片大耳朵上贴满了橡皮膏,一大清早儿就忙着翻箱倒柜。她想找出值钱的东西,都卖掉,好给猫先生买大虾、海参,凑四菜一汤。

小猪唏哩呼噜知道妈妈想干什么。他打算借这个机会跟花花见见面。

自从花花弄脏了猪太太的衣服,猪太太就认定花花是“野孩子”、 “小坏蛋”,不许儿子去找花花。花花呢,因为闯了祸,也不敢登门来找唏哩呼噜。

唏哩呼噜知道花花能钻进耗子洞,也不怕耗子,可是他不知道花花能不能打得过那两只好凶好凶的大耗子。不过他太想跟花花玩了,就对妈妈说:“我去找花花吧,花花不怕耗子!”

猪妈妈说:“找谁?找那个小坏蛋?你别给我添乱啦!”

唏哩呼噜说:“花花能钻进耗子洞,还说过‘咬耗子’。”

猪太太有些动心了: “耗子洞他倒是真能钻进去,可是……他说过‘咬耗子’?”

唏哩呼噜点头:“说过。我去找他来,好吗?”

就算是再弄脏十件衣服,能咬上耗子一口,也值得!猪太太喊叫说: “好,让他来!让他使劲咬那两只该死的耗子!把他们的耳朵都咬下来!”

 第十八章 花花怎样成了小猪的朋友

小猪唏哩呼噜到树林里找花花。他不知道花花的家在哪儿,就找到自己掉帽子的地方,大声喊:“花花——!花花——!”

花花从草地上飞快地跑过来,像鱼在水里游泳。

唏哩呼噜!”花花快活地向小猪打招呼,“你的腰带又断了呀?”

没断,”唏哩呼噜高兴极了,“我想来找你玩,就跟我妈妈说,你敢咬耗子——我妈妈的耳朵又让耗子咬流血了,她想叫你去咬耗子!”

花花说:“好,那咱们走吧!”

唏哩呼噜说:“你不要去!”

花花有些紧张:“你妈妈要打我呀?”

稀哩呼噜说:“不是。两只耗子好大,好凶,你打不过的!咱们就在这儿玩吧!”

花花说:“回头再玩,先去教训教训他们。我也咬他们的耳朵,给你妈妈报仇!”

花花跟着唏哩呼噜到他家,看见猪太太正高举着竹竿站在桌子上。猪太太盯着耗子洞口,两腿发抖。一见到儿子和花花,她可怜巴巴地叫: “快 救救我吧!他们大白天的也跑出来,咬我的脚丫子!”

原来猪太太举着竿子是为了自卫。花花放心了,他说:“大耗子那么凶啊?让我去跟他们谈谈!”

他“嗤溜”一下子从洞口钻进去。 耗子洞里立刻传出“吱吱”的大叫声。唏哩呼噜担心地说:“打起来啦!”

可是声音很快就没有了。

唏哩呼噜又高兴地说: “一定是花花胜利了! ”

那为什么花花老不出来?到底是花花咬死了耗子,还是两只耗子咬死了花花?

唏哩呼噜非常着急。又等了一会儿,他跑去问太太:“牛阿姨,您看见一条蛇从耗子洞里出来吗?”

太太说:“没看见。怎么会有蛇?‘耗子洞’嘛,总是耗子跑进跑出的!”

等了一整天,到天黑也没见花花出来。

猪太太和唏哩呼噜一直等了三天,完全绝望了。

小猪非常难过,他想,花花一定是被两只大耗子咬死了!

想不到在第四天早晨,花花突然出现,他很抱歉地说:“我想咬大耗 子的耳朵,给猪阿姨出气,可是嘴巴张得太大,一不小心,把他整个儿吞到肚子里去了。另外一只大耗子要逃走,我一着急,把他也吞下去了。我有个坏毛病:吃饱了就想睡觉。没想到这回睡了三天,真对不起,让你们着急啦!”

小猪真快活啊! 猪太太比她的儿子还要快活。她再也不说花花是“野孩子”、“小坏 蛋”,老是说他好,好得不得了!

从这以后,花花成了唏哩呼噜的好朋友。唏哩呼噜可以随便去树林里找他玩儿;他也可以随时到唏哩呼噜的家里来玩儿。

猪太太下决心对待花花像对待儿子一样。可是日子长了没有耗子咬她的耳朵,她晒毛毯的时候,又开始拿花花当树枝用了。当树枝就当一当吧,谁让他是猪太太儿子的好朋友呢!不过,花花只要一听说要拿他当竹竿晾衣服, 就一溜烟地逃走。 不为别的,他说: “我是怕把猪太太的衣服弄脏! ”